我爬起身,從行李中拉出幾件衣服,這間房間設施
完整,該有的都有,一張單人床,一個書桌,一個衣
櫃......兩字形容,單調。

我邊打著呵欠邊進入浴室,沖了一個澡準備趴在床
上裝死的時候,敲門聲響起。

我打開門,眼前所見的是一大片的金......

「果然是你!」......!一個物體衝上來抱住我。

「夏理!」我往後退了一步,夏理整隻掛在我身上
哭著。

「我跟你說、我跟、跟你說!」

「等等,夏理你先冷靜,我會聽你說的!」我抓著
他的雙臂,將他拖到床上坐著。

待他冷靜,他道:「我爸那個死老頭在知道我是隨
殺型犯罪因子後,就直接把我送來這裡了......」

「這樣阿......」其實我不大懂得如何安慰人,我
伸出手拍了拍夏理的頭。

「嗚嗯......對了,你怎麼也在這裡阿?」夏理看
向我,我還沒回答,他從頭到尾看了我一遍。

「跟你算是一樣的理由吧......」

「原來如此,啊!你知道嗎?朋友是會替對方取暱
稱的喔!所以,幫我取個暱稱吧!」這下糟了,我對
取名字這事最沒轍了。

「嘛......我覺得夏理你的名字取的已經很好了,
所以阿,我還用你這個名字叫你就好了!」拜託,別
讓我取名字,十個人裡面會有十個說取的很爛。

「真的!太好了!」夏理歪著頭想了想,皺著眉說
:「可是我覺得叫你的全名也太拗口了......我想想
喔......」

「呃......夏理你真的不用那麼費心的......」

「你的編號是多少?」

「阿?哦,1849......」

「那就取諧音吧!一......一......我們別取長的
暱稱了,就叫小伊吧呵呵。」

「嘛......這暱稱不錯,就這個了吧。」

「嗯!那就這麼決定了......」夏理話說到一半,
就被一個聲音打斷。

「1832!還不給我趕快回去房間!」然後,一個穿
著組織制服的男人抓著夏理回去。

我揮著手向夏理代表性的道別,然後關上門、關上
燈,直接在床上裝死當屍體。

早上六點,自床上爬起身,我本來就很淺眠,而且
這裡是新的地方,偏偏我還會認床。

打了個哈欠,走向衣櫃,拿出了組織昨日放在我房
間衣櫃的「制服」,說是這樣說,不過跟組織正式員
工的制服還是有差。

我在身上套了件襯衫,披上組織所發的制服,制服
是黑色軍裝雙排釦式外套,胸口印上燙金的組織縮寫
,腰間則有調整寬鬆的黑色皮帶。

而下半身則是黑色軍褲跟黑色軍靴,頭髮沒有什麼
限制,男士注意不要擋到視線、女士長髮綁好就行了
,還有就是整潔。

我將袖口捲起,開始梳洗。

我們這些犯罪因子者的制服統一是黑色,而普通的
組織成員則是深咖啡色;一階長官是深藍色;二階是
白色、三階是紅色,而長老級的則是隨便穿。

將自身清理完,我坐在床上發呆,這幾天發生的事
太多了......但我卻對接下去要發生的所有事感到興
奮。

像是他們說的訓練、出現在這組織裡的各式各樣的
人們......我的心情很興奮,就像是要去戶外教學的
小學生般。

我恨不得時間過的快一點,好讓我從這間無聊的房
間離開。

八點十五,房門傳來「叩叩」的兩聲,我站起身走
去開門,外頭的是昨天叫夏理回去的那個人:「時間
到了,準備好就走了!」

我點了點頭,拿起自己的房間的鑰匙,整了整制服
,跟在那人的後頭離開。

「等等先去吃早餐,半小時吃完,剩下十五分鐘自
己快速消化後就去訓練場,訓練官會在那裡等你。」
他用眼角瞥了我一眼,「聽懂了?」

「是。」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跳得極快,等等早餐
什麼的恐怕是吃不下去了。

自我房間直走右轉後,搭電梯至七樓直走到底左轉
後,右手邊最後一間就是餐廳了,記下來,以後自己
來,別麻煩別人了。

一進餐廳那人就放我自生自滅跑去找朋友吃飯,我
只好順著人潮覓食,在我前方不遠處有著我很熟悉的
金毛,他那嬌小的身子在前後兩位大漢夾攻下顯得更
小。

我背後傳來一聲輕笑,一回頭就看見一個有亞麻色
頭髮的女孩笑著,看見我在看她,她馬上歛起笑容,
但嘴角還是微微上揚著。

我眨了眨眼,回頭繼續乖乖排我的隊,拿完餐點,
四周幾乎都坐滿了人,正當我頭疼沒地方可以坐的時
候,那有著亞麻色頭髮的女孩拍了拍我的肩。

「那邊。」她比了比我的後方,當我回頭尋找時,
我感覺到了一種冰涼的液體從我背上澆下來的感覺。

......嘖,不該隨便相信人的。

那女孩笑得樂不可支,她笑到了一個段落看著我:
「誰叫你要看我,本來今天要整的目標不是你......
不過既然你是生面孔,那生為前輩就要先整你囉!」
然後她就繼續笑了。

接著在餐廳的人紛紛笑了起來,我自認倒楣的將外
套脫下,反正早餐不吃也罷,我將東西放到一邊,拿
著外套離開,同時那些笑聲慢慢消失,然後是一片死
寂,全部的人都看著我。

我沒有生氣更沒有跟她對罵,光是這兩點就讓那些
想看好戲的人驚訝了,叔叔教過,面對這種人,不要
理她她自己就會摸摸鼻子離開。

當我拉開門把,我回頭向那女孩道:「幼稚。」

然後也沒人攔著我,只聽見裡面又傳來的笑聲,然
後是一陣跑步聲,餐廳門打開,夏理和剛才領我來這
的成員先後衝了出來。

「小伊!」他皺著眉看向我手上的外套,「我昨天
忘記跟你說這裡有很多像她那樣的人......」

「沒關係,我不意外。」

「那你的外套怎麼辦?」那人問道,「要不那件給
我,我拿去洗你去換另一件,組織應該是一人分發五
件吧?」

「是。」我將外套遞給他,「謝謝。」

「等等我再去接你,在房間等阿!」語畢,那人就
掠過我,直接從樓梯跑下去。

「這年代還有這種人阿!」夏理驚訝的說著。

「少見。」我看錯他了,一開始認為他是個沒血沒
淚的人,沒想到他這麼熱心。

「走吧,先去換衣服吧!」夏理推著我,「下次我
一定不會讓你又遇到這種事!我會把你介紹給大哥的
,我大哥很強喔!」

「你哥哥?」

「不是啦,是在這裡的一個很強的人。」夏理笑著
,眼神裡有著崇拜的光芒。

我們途中聊著各自的事,等到了房間我才發現我以
前的朋友們都無法跟我聊這麼久,就算是我堂弟也是
一樣,就算感情再好,也還是有一段隔閡在。

我想,我能夠跟夏理聊這麼久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我
們都是犯罪因子擁有者,有著相似的過去,能夠去明
白對方的心情,才能夠讓人打開心懷去聊天。

「那我去換衣服了,你在這裡等我一下。」說完,
我轉身打開房門,走到衣櫃拿出同樣的外套套上。

「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要來接人阿。」夏理張望了
下,扁了扁嘴。

「應該還要一下子吧,現在也才八點四十五。」我
笑了笑,還剩下十五分鐘。「對了,夏理你是什麼時
候來到這裡的?」

「嗯?」夏理歪著頭,道:「三天前,但我以前也
有來過......但我不太記得了。」

「很久以前?」那為什麼他們那時不把夏理留下?

「嗯,貌似是我十歲的事......」

「你們兩個!」那人自電梯走了過來,「你的制服
等訓練結束就可以去拿回來,記得去拿阿!」

「好的,那麼我們現在?」

「現在就先回餐廳集合,等等在全部一起帶去訓練
這樣。」那人燦爛的笑了笑。

「很謝謝你的照顧,雖然有點晚了,應該如何稱呼
你呢?」

「阿?我叫克里斯,請多指教......」他愣了下,
嚴肅道:「我其實也想知道除了編號之外可以叫你什
麼?」

「我嘛?」我也呆了下,其實我根本沒想到他會想
知道我叫做什麼名字,畢竟感覺他們都不把我們當成
人看。

「他叫做小伊喔!因為全名感覺太生疏了嘛!」夏
理拉著我的手說著。

「原來如此,那我叫你伊吧。」

「可以讓我知道你為什麼想知道我的名字嗎?」他
昨天可以叫夏理的編號喔。

「其實我大該都知道大部份人的綽號,因為我不喜
歡叫編號,但上級的人都說這樣好辨認而且說什麼罪
犯不需要名字......私底下我才會叫你們的綽號。」

「小伊,這個大叔是個大好人喔!」

「......噗。」「......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塵 的頭像
莫塵

莫氏小說-莫塵

莫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