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你是想把我害死是吧!』電話的
另一頭傳出某人大罵的聲音。※  

  「校長,這次我也不知道怎麼......」

  『我管你那麼多!兩天內兩位學生發生意外
事件,你知不知道這對我們學校是多大的損害
阿!說!你要怎麼辦!』

  「這......」賴老師艱難的想著,另一邊的
沙發上發出一聲冷哼。

  柳風寒招招手,讓賴老師將電話給他,接到
後,他靜靜的聽著校長的大罵聲,待到對方終
於冷靜,他緩緩道出一句話:「陳校長,你不
覺得你自己也要負起一些責任嗎?」

  『......柳、柳先生?』陳校長顫抖著聲問
著來人。

  「恩哼!」柳風寒轉身走到落地窗,道:「
其實這家飯店發生過什麼事,你完全不知道對
吧,恩?」

  『這......』

  「你知不知道這家飯店曾出過人命?」柳風
寒淡淡道,「陳校長,我看你也可以退休了不
是嗎?這件事你也就不用管了,我會想法的,
請不要再打來擾人清夢了。」

  說完,他面無表情的將電話掛斷,轉向賴老
師,柳風寒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賴老
師?」

  「可、可以。」哇靠!剛才是發生什麼事了
?氣勢凌人!

  「撤走,我希望今天在飯店裡的所有人通通
離開,不要留任何人下來。」柳風寒道,賴老
師想說什麼,未說出卻被打斷:「這次的事情
真的無法解釋,所以賴老師,請你不要過問好
嗎?」

  「嗯......我明白了,這幾天很多同學都說
見了鬼,我想先離開同學們也比較不會害怕,
而且似乎真的不平凡阿......」

  「謝謝。」柳風寒笑了笑,走了出去。

  「少爺!風寒少爺!」藐莧沒注意到地板溼
滑,就這麼......滑倒了。

  柳風寒倒退一步,藐莧正好停在他面前。

  「......」柳風寒皺著眉看著他,不過在看
到紙上的一切後,還是決定先管重要事。

  他拿起沒溼的一張紙,上頭白紙紅字寫道:
墮天使最忠實之手下,落入凡間,經過七劫六
難才可回自墮天使身旁。

  他忍不住嘆氣,是天庭的條文......這可麻
煩了,他可不是天庭的人阿......

  「請問......?」藐莧在看到這天庭條文時
就知道該聯絡誰了。

  雖然「她」收錢辦事,不過在天庭可是很有
權勢的人!

  「嗯,就算拒絕我,好歹不會拒絕她。」

  柳風寒在度看像手中的紙,原來于晉傑也不
簡單,是墮天使的手下阿,在來就是她了吧,
舞蝶,墮天使的女兒。

  不過還有「她」......,他嘆了口氣,女神
與魔王的禁忌之女,力量巨大,個性好雖好,
但身分與血親的羈絆永不可能切斷,更甭說魔
王是怎麼對「她」。

  這次要對付的也是擁有魔力的人,不曉得「
她」會不會直接衝過來殺光所有的人。

  想到這,他勾起唇,又有好戲看了。

  『......因為以上的緣故,因此兩小時後,
我們將要離開飯店,回到學校!』

  此話一出,眾人喧嘩,璃玥錯愕的看著從講
台走下的賴老師,為什麼?

  「小玥!」舞蝶跑過來,一把拉起璃玥的手
,道:「我們不能離開這裡!」

  璃玥一聽,點頭如搗蒜,道:「我們現在該
怎麼做?為什麼要我們立刻離開這裡?」

  「不知道,我們要去問老師嗎?」

  「......」舞蝶咬著唇,其實她也不知道該
怎麼做,只是隱隱約約有東西告訴她,如果不
留在這,她會失去很重要的東西。

  「小蝶......」璃玥絞著手指,她隱隱約約
察覺到這些事的不對勁了,所以她不會離開,
也不能離開。

  兩人對視一眼,如果為了那隻鬼的事,那八
九不離十,現在他們要找的人只有一個──柳
風寒。

  「一百萬?」柳風寒傻眼的問著。

  『恩,一百萬,我叫我可愛的弟弟查了查,
你難道不知道那家飯店在未開發前是亂葬崗?
我告訴你,那裡其實可說是一塊陰地。』

  對方冷笑數聲,柳風寒按了按額角,問道:
「後來呢?這家飯店應該知道是陰地吧?為什
麼卻執迷不悟來這裡?」

  『因為便宜阿,當初這家店的老闆是白手起
家,預算不多,明知這是陰地,卻還是為了生
活而咬牙買了。』對方頓了頓:『後來過了幾
年,那家老闆出了車禍,死了。』

  「那隻鬼卻不知道還是執意殺了這家店的後
代?」柳風寒走到窗前,望著燦爛的太陽。

  『......』對方輕輕的嘆了口氣,繼續道:
『它是認錯人了。』

  「認錯人?什麼意思?」

  『當初殺了它的人不是那家飯店的老闆,而
是在老闆出了車禍後繼任的另一位員工。』

  「那它不知道嗎?」

  『可能吧。』對方突然問道:『你知道過今
天是什麼日子嗎?』

  「聽它說,是紅月之忌。」柳風寒皺眉。

  『不只這樣,今天是......。』突如其來的
敲門聲讓對方止住話。『不說了,再見。』

  「恩。」掛上電話,柳風寒詫異的看著出現
的訪客,耶宇和耀宏。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不會走。」耶宇
劈頭斬釘截鐵道。

  「嗯,我也不會讓你們走,這次事件中只有
璃玥和舞蝶及其他同學是外人,而你們一個上
帝先知一個先知護衛和一個墮天使的手下。」
他嘆氣。「害我不得跟那個地獄魔王的女兒談
價......。」

  「地獄......」耶宇沉下臉,他老早就聽過
這號人物,據說美得令人窒息、力量是魔力及
神力混砸,可以說是很強大的神......只是,
曾有一位神明及妖魔害怕兩方對立時,這女孩
會站在另一方。

  最終,他們把她的所有感情奪去,讓她沒有
罪惡、沒有憐憫的將另一方殺盡。

  事情揭發,天帝震怒,因為那女孩是祂的妻
子生下的寶貝女兒──儘管無血緣。

  那位神被逐出天庭,打入凡間,永世不得抽
身,但一切都來不及,那個女孩沒了感情,對
人冷冰冰,所有人都不管靠近他。

  每次聽到這故事,他總覺得心裡很難受,若
當年,他們沒將女孩的情緒奪走,是否就不會
逼得女孩下凡?


嘖嘖!當年沒這麼做就不會嘛!!!(艮
大家,我好久沒發文了0 0

這次這章的跟新有點少,明天或後天會補上^^

※○○未取得當事人同意而做的保護措施,等取得後再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塵 的頭像
莫塵

莫氏小說-莫塵

莫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