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女人微微嘆著氣。

  「阿姨,妳怎麼了啊?最近一直看到妳嘆氣欸。」男孩皺起眉,擔心
的問著。

  「沒什麼,只是最近眼皮一直跳,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好的是要
發生了一樣。」女人望著天,天空中的明月被灰濛的烏雲給遮住。

  「阿姨,妳又沒做什麼!一定是最近太累了啦!」男孩站起身,走到
女人背後,開始推她進房,「快!快去睡覺,要不然明天一定會累得到
下!」

  「晉傑。」女人坐在床上,將男孩拉到面前。

  「怎麼了?」于晉傑歪著頭問著。

  「你告訴阿姨,最近飯店裡......」于涵玟抿了抿唇,顫抖著聲音問
著,「飯店裡是不是......有東西在作祟?」

  「阿姨!我就說妳是太累了!沒事就是沒事啊。」于晉傑翻了個白眼
後,替她蓋上棉被,熄燈。

  看來......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吧。于涵玟嘆了口氣,閉上眼,睡去。

  『殺人兇手也敢這麼舒適......我一定會讓妳後悔的......』

  窗外閃過一抹黑影,沙──樹葉被風吹出了聲音。

  關上門後,于晉傑走向自己的房間,再打開的那一剎那,楓舞蝶出現
在走廊的盡頭,一邊喘著一邊往他跑來,「舞蝶?」

  「晉傑你有、有沒有看到耶、耶宇他們?」楓舞蝶喘著。

  「妳先停一下,看妳喘的咧。」于晉傑苦笑道。

  「好啦!」她嚥了嚥口水,「你到底有沒有看到嘛?」

   「我......。」尚未說完,就聽見一名男子大叫:「靠!能不能輕一
點啊你這死人妖!」

  然後,一聲清脆的打在頭上的聲音後,又一名女子大叫,「誰是人妖
啊!好歹我活的你久!你至少該教我一聲大姊吧!」

  「好啊!人‧妖‧姊‧姊!」男子再度大喊。

  「你這死小鬼!」又再度的傳來了一聲打在頭上的清脆聲音。

  「那個聲音好像是......」兩人對視一眼,異口同聲大叫:「是耶宇的
聲音!」說完,兩人便遁著聲音來源去找人。

  兩人一進房間裡,就見耶宇脫去上衣,狠狠的瞪著坐在床沿的女人,而
女人不以為意,自顧自的收起醫藥箱,而耀鴻則安靜的躺在另一張床上。

  「耶宇!」楓舞蝶驚叫著,跑到耶宇身邊,「你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
耀鴻又怎麼了?」

  「被鬼襲擊了。」柳風寒的聲音冷不防出現,他倚在門口,冷眼環視在
場的所有人。

  「襲擊?」楓舞蝶緊張的轉頭望向耶宇,後者只是笑了笑,示意沒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阿師父?」于晉傑走到他旁邊,柳風寒的臉色明顯
暗下,身旁放出一種生人勿近的氛圍。

  「師父?」于晉傑後退了幾步,他說了什麼嗎?

  「......算了,簡單來說,有一種祭典叫做紅月之忌,吃下44個帶有靈
力的人,並在每七年月亮最圓時,準備4個靈力高強的人及一位神的後裔
吃下,那個人就是完成紅月之忌,並且擁有接近『魔』的力量。」柳風寒
頓了頓,繼續說:「而你那兩位朋友就是被盯上的,『祭品』。」

  「那現在該怎麼辦?」楓舞蝶緊張的問著,眼眶都快滴出淚了。

  「我想在他完成紅月之忌前,還有一天又一小時,明晚就是紅月之忌,
在那之前,他還必須拿到一百份人血,所以......。」

  「所以,我們必須阻止它拿到一百人份的鮮血?」耶宇挑眉,這次的畢
旅八字真的這麼輕?下次出遊前,他可以先預知看看嗎?

  「對,只是現在有兩個傷兵,而且生命線快斷了。」柳風寒苦笑搖頭,
「你是上帝的先知,我要是讓你早日和上帝見面,難保你的上司不會拿刀
來追我啊,而且......還有有一個墮天使的女兒。」

  「咦?墮天使?」楓舞蝶望著話講不清的柳風寒。

  柳風寒只是搖搖頭,說下次再說,便領著藐莧的聆矽走回房。

  「風寒少爺,您確定她真是?」藐莧指了指呆在耶宇房間的舞蝶。

  「不會錯的,這次是玩真的,要是處裡不當,說不定......」柳風寒停
下,側著頭對他倆道:「說不定連我都會賠上性命。」說完,他綻開一抹
燦爛的笑,便繼續走。

  聆矽不由得望向窗外,那是沒人看得見的......那月亮正慢慢的被染紅
著,沒有『人』可以看得見,除了......他們這群到處飄遊的仙界之人。

  記得,那真是跟幻影一樣的千年記憶......

  她搖了搖頭,淡淡苦笑,他以經死去了──被她害死的!

  「聆矽!」藐莧低吼,「那個人已經進入輪迴了!是玄女大人救出的!
妳給我清醒一點!」

  她轉過去,藐莧眼眶紅了,只有他們知道,不管是『那個人』,還是玄
女大人,都是他們的恩人,她搖了搖頭,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決不能
把玄女大人交出去!」

  「嗯。」藐莧轉身,走回房間,真的......數千年來,那幾幕深深刻在
腦海,想忘也......忘不掉。

  先回房的柳風寒走到柳璃玥的房門前。

  柳璃玥坐在床上,意識不清、眼神迷離,柳風寒欲言又止,最後關上門
坐在門前。

  好!現在來假設,它還沒找到璃玥,可是已經知道璃玥是九天玄女的轉
世,所以,它最後找的祭品可能就是璃玥!那麼,那個耶宇耀鴻已經被刻
上祭品的數字,5和4,兩個加璃玥三個,還有兩個......。

  「嘖!好亂!」他忍不住想爆粗口,但還是憋的出內傷。

  「算了!現在要做的就是......」阻止那一百人份的鮮血。

  女學生單獨走在巷子,她害怕的望著四周,唉唷!早知道就不要聽什麼
恐怖的鬼故事了,現在走在這種恐怖的巷子,就開始想起剛才的故事了!
夜深人靜的街上,一名女學生單獨走在街上......靠!怎麼跟她現在的的
情況這麼像拉!

  「咚。」女學生驚恐的望著後面,一隻黑貓睜著黃澄澄的眼睛,注視著
她,黑貓微瞇起眼,輕盈的跳上屋頂後,再度望了女學生一眼,便優雅的
離開了,女學生嘆了口氣,唉!自己嚇自己,一隻貓而已。

  她打開手機,點了一首快歌,女學生邊聽音樂邊走著,她東望西望,深
怕一抹黑影過後,她就死了。

  待她回過神後,手機的歌突然不放了!她慌亂的看著手機,手機螢幕黑
下,完了!沒電了!『答、答、答。』女學生身體一僵,機械式的轉頭,
一名白衣女子垂著頭,走了......不!飄了過來。

  「哇啊──!」女學生嚇得倒退了幾步,腳一軟,跌坐在地。

  白衣女子抬頭,女學生簡直快嚇死了!因為那女人根本沒有臉啊!兩顆
眼球「鑲」在它那充滿肌肉及血管的臉上,那沒有嘴唇的嘴中,森白的牙
齒「喀、喀、喀。」的發出聲音。

  白衣女子將發青腐爛的雙手伸向女學生,卻在女學生快昏倒時停住了。

  白衣女子驚恐的望著女學生的後面,一名男子將帽沿壓低,女學生直覺
是這個男的救了她,白衣女子開始恭恭敬敬的退後,退到黑暗中,隱去。

  「妳還好吧?」男子似笑非笑的拉她起來,女學生拍了拍胸口,驚魂未
定的道:「我快嚇死了!那是什麼?鬼?」

  「嗯,這附近很多,晚上別來。」男子將她散落一地的東西撿起,女學
生不由得甜甜的笑著,這男的不知道長得怎樣,她對他已經有好感了。

  「謝謝你救了我,我該......怎麼報答你啊?」女學生接過男子替她撿
起的東西。

  「報答?不用了!舉手之勞拉。」男子爽朗的笑著,女學生臉更紅了!

  「可是你救了我的命欸!不報答,真的過意不去!」女學生望著他。

  「好吧!那我要妳用......」男子突然詭異的笑著,帽子一拿、一丟!
女學生發出一聲響徹雲霄的尖叫,「妳的命來報答!」

  「想得美!」一把匕首射過男子的身體,男子露出厭惡的表情看著丟出
匕首的人。「又是你?你想死就早說!」

  「誰想死啊!」耶宇冷哼,「你傷了我兄弟,我一定替他報仇!要不然
他一定死不瞑目!」

  「大哥,我還沒死欸。」耀鴻臉上確確實實多出好幾條黑線。

  「......配合一下演出是會死喔?」好歹裝死一下。

  「你開心就好。」這位已經放棄勸說。

  「反正!」耶宇正視男子,「原形畢露吧!妖怪!」

  「哼!」男子冷哼,絲毫不在意心臟位置被插了一把刀。

  「先殺了他再說吧老大。」說完,耀鴻抽出一把去骨刀,直直往男子身
上刺去!

  「想死也不是這種方法。」男子帶著無奈的口氣,一把抽出埋在心臟的
匕首,硬生生止住了耀鴻的攻擊。

  耶宇猛然出現在它背後,一刀,一道從肩膀直達腰部的傷口,它嘖了一
聲,匕首先是劃開耀鴻的肚子,在直直往耶宇的脖子上招呼──

  「火圈!」一聲大暍,它身旁被大火給包圍住。



第2章......14KB了!!!
我太震驚了,以前都只有3分鐘熱度,這次既然持續這久!
感動!!!
老實說,我有個點子,就是把這個冤鬼歸在九天玄女大人的身旁,
也就是咱們璃玥的身旁(爆),我讓大家踩地雷了抱歉,
反正會有一個很XX的理由讓它呆在咱們璃玥身邊保護她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塵 的頭像
莫塵

莫氏小說-莫塵

莫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