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你要、你要做什麼!」男子的聲音顫抖著,接著,是電鋸的
聲音。

  「只要你當初乖乖聽我的,一切都會沒事對吧?」令一名男子問著,
「為什麼不乖乖聽我的?」

  「你這沒良心的人!你竟然要把自己的妻子和小孩給做成蠱!」男子
艱難的說出每一字每一句,「難道你就這麼冷血嗎!」

  「你懂個屁!為了讓飯店生意興隆,這點犧牲是難免的!」另一名男
子繼續道:「更何況那女人早對我不忠,去外面找情夫,孩子?那賤女
人的孩子我要個屁!」

  「你真的喪盡天良了老闆,跟生命相比,金錢一點也不重要啊!」

  「哼!你下地獄去吧!我不需要你這種員工!」眼前是一片血紅,柳
璃玥看見一名中年男子拿著電鋸,狠狠的往自己身上鋸。

  「呵呵、哈哈哈哈哈!沒有人,終於沒有人能夠阻止我了!」

  這時,在她心中湧起一股氣,殺了他!我一定要殺了他!把他殺得比
我還要更加淒慘!殺掉殺掉殺掉!

  「赫!」被嚇醒了,柳璃玥自嘲著,剛才的夢如此真實,甚至......
她抓著自己的衣領,剛才在她心底升起的一股怒火......。

  「璃玥?妳醒了啊?」柳風寒微笑,「身體怎麼樣?還好嗎?」

  「嗯,我沒事了。」她硬是扯出一抹笑,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
「那個......我們學校的畢旅呢?」

  他將帶進來的稀飯放在床頭櫃,便道:「我跟你們校長討論過了,我
們讓畢旅變成了7天6夜。」

  「......校長怎麼答應的啊?」她問道,只見他一臉心虛卻不說。

  柳璃玥看了,失笑道:「算了,我也不想知道。」柳風寒暗暗鬆了口
氣。

  在門外看著兩人打鬧的藐莧不由得看著在一旁深思的聆矽,「還是沒
法預知它在哪吧!能預知下個受害者嗎?」

  「沒法,那傢伙殺心大開,見人殺人、見鬼殺鬼,沒有一定的對象要
殺掉的對象。」聆矽扶額,過度使用預知了......。

  「妳先休息吧,今天下午的事實在太多了。」藐莧走到窗前,眺望著
遠方,紅色的晚霞是如此的美麗,明天晚上......就是決戰!

  「想太多也沒用,藐莧。」聆矽站起身,走到他身邊,「明天就是決
戰,那孩子能否活過今晚都是問題,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保護『祂』
對吧?」

  「『祂』早就死了。」藐莧搖搖頭。

  「『祂』還活著,只是沒在那女孩的身體裡。」聆矽閉上雙眸,「靈
魂被禁錮在殿中,沒辦法過去,但是那女孩已經確定是『祂』的轉世,
但靈魂能不能回來,就只能看這次的紅月之忌了。」

  「她有幾分之幾可能會死?」藐莧望著半掩的房門。

  「差不多百分之九十五,這次的冤魂太強大。」她睜開眼,繼續道:
「如果她逃不了這次的劫,我也決不會承認她就是『祂』的轉世。」

  「那女孩,真的有辦法嗎?」

  「如果她的心夠純,如果她心裡想要救這世界,『祂』就會現身。」

  沉默了一會兒,兩個人相視,不經苦笑,就算那女孩可能會死、他們
可能會不承認她,但是......卻依舊私心的想要在與『祂』見面。

  「耀鴻!?你怎麼傷成這樣,身上還帶有一點邪氣。」耶宇一見到耀
鴻回來,立刻將他扶到沙發上。

  「耶宇......那女孩......那女孩其實、其實不是......。」尚未說
完,耀鴻就體力不支的昏睡了。

  「耀鴻,我會替你報仇的!」耶宇站起身,卻猛然看見耀鴻脖子上的
紅色的數字「5」。

  「事情......越來越複雜了。」耶宇說完,就見楓舞蝶的身影自門口
一閃而過,「舞蝶?這麼晚了,她要去哪?」

  他想了想,還是覺得不放心,便衝出去找了。

  「舞蝶!妳要去哪?快停下來!」耶宇不斷喘著,舞蝶就算有練舞,
體力還是差了他一點,怎麼可能!她竟然跑得比他還快!

  前面的楓舞碟突然停了下來,耶宇也停了,空氣......也停了。

  「舞......蝶?」耶宇皺著眉,不料,楓舞蝶卻「咯咯咯」的笑了起
來,接著,她的身體變成灰色,化為一抹影子,接著又換化成一隻全身
上下宛如被絞爛後再度重組、且全身化膿腐爛的一隻鬼!

  『咯咯咯......沒想到這次會有這麼多好吃力量又大的人類啊!』

  「你!舞蝶呢?」耶宇說。

  『小鬼,看過你的同伴了嗎?靈力雖然比你低,但也是精品了!』

  「哼!我身為上帝的先知,才不會讓你給打敗!」耶宇的手中憑空出
現一把刀,接著,他往那鬼刺了下去!

  『不自量力的小鬼。』那隻鬼橫飛過去,瞬間將耶宇臉上滑過一道口
子,他輕「嘖」了一聲,轉身,將刀插進它的身體!

  『嘎──!』它雙眼充血,爪子一現,便往耶宇的身上抓過去,當他
回神,身上已經多出三道傷口,它在度衝了上來,耶宇立刻蹲低,它就
這麼穿了過去。

  『我一定要將你殺了!妨礙我的人,就是那個傢伙的幫兇!一律格殺
勿論!』
它大吼,手指合併,化為一只利刃,且往耶宇身上砍過去!

  「鏗─!」一鈀銀刀現身,藐莧手中另一把匕首,便往他的臉上刺下
去!

  『不許妨礙我!那賤人一定要殺掉!我一定要得到力量!』

  「你要殺的人已經死了,他早在幾年前就死了!你只是把這家飯店歷
代的老闆當成他!你也清楚他已經死了啊!」聆矽扶著耶宇。

  「你們是,仙界的人嗎?」耶宇不可思議的問著。

  「算是吧,你雖然是上帝的先知,但你現在是人身,太大意依舊會死
的,懂嗎?」聆矽見耶宇點頭,便站起身,對它說道:「別再執著了!
你要殺的人已經被你殺了!」

  『胡說!他還在......他還活著!』

  「那是你死前的記憶!」一抹身影出現,柳風寒手持沙漠之鷹出現,
「死前的執念深植在你的體內,不論殺了幾個人,你都會認為你還沒殺
他!」

  『那又如何?我恨這世界,就算把這個世界的人都殺了,我也無法原
諒那個男人!』
站在柳風寒身後的柳璃玥彷彿看見它腐敗的眼睛開始滴
出眼淚。

  突然,她很想哭,為這個世界,如果她剛才的夢是真的,那麼,那個
人的確該死,可是這個人呢?他只是卻了殺了他的人,卻被殺了?全都
是自私不是嗎?希望賺到錢,不論多少的生命都能犧牲?這個世界真的
是這樣嗎?

  『這世界總有一天會死亡,人類太過於自私的話,這個世界所謂的末
日,反而會更提前!』

  咦?她轉了轉頭,剛才那是什麼聲音?還有......頭突然好暈。

  『對人類,妳能原諒嗎?』可以!因為世界上還是有人是不自私的!

  「唰─!」柳璃玥身上發出一道光,她在光中雙眼緊閉,雙手握拳,
而柳風寒則背對著她,閉著眼,還是......提前了。

  『怎麼可能!』它不斷退後,彷彿看見了什麼剋星般,『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祂的靈魂根本還沒歸位啊!』

  耶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來那女孩......是那位神明的轉世
啊!這也難怪那隻鬼會盯上她了......嘶!胸口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感!他望了眼才發現!他的胸口被刻上了數字「4」!

  藐莧和聆矽不由得蹙眉,已經有三個人了當上祭品......現在只剩下
兩個,這下子,事情真得越來越麻煩了!

  它瞬間消逝,而沐浴在光芒中的柳璃玥緩緩的看向兩人,『好久不見
啊,不好意思,我睡得太久了,藐莧、聆矽。』

  聆矽抿著唇,在心裡默道:「您真的睡得太久了,玄女大人。」

  光芒一點一點消去,柳璃玥閉上眼睛,睡去了,而柳風寒則即時扶了
她,他緊蹙眉,靈魂真的一點一點歸位了。

  「風寒少爺。」藐莧走向他,繼續道:「請問......。」

  「靈魂正一點一點歸位,未來,真的得小心一點了。」他一說完,背
起妹妹,走回飯店。

  「我們真的很自私啊聆矽。」藐莧輕聲說著,聆矽抬頭瞥了他一眼,
「為了見玄女大人,我們不斷找尋玄女大人的靈魂,現在找到了,可是
......」他嘆了口氣,「可是我們卻沒有考慮到風寒少爺的心情。」

  「他應該無法接受吧,畢竟,讓唯一和自己有血緣的親人去冒這種危
險,誰會答應呢?」聆矽拍了拍藐莧的肩膀,「沒有人是不自私的,我
們為了玄女大人,他為了自己的妹妹,一切,都是為了一己之私。」

  「是呀,玄女大人......。」

  「走吧,喂!那邊那個小鬼!」聆矽叫著。

  「誰是小鬼啊!」應該不是......。

第二章了!這是差不多一個小時榨出的心血,要細細品嚐給個推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塵 的頭像
莫塵

莫氏小說-莫塵

莫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