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點,柳璃玥醒來,而碰巧,有人要會面,自稱是家人的人。

  柳璃玥皺眉,她哪有「家人」這種東西?一名男子走入,男人的眼睛
瞇成一條線,似乎想看出她在想什麼。

  「璃......柳同學。」男子扶了扶眼鏡,坐到她對面,銳利的眸子冰
得令人不寒而慄。

  「你有什麼事......?」她疑惑的問著,深怕一個不小心,馬上被他
幹掉,送進大海餵鯊魚,「你又是誰?」

  男子輕輕的搖頭,道:「我叫柳風寒,我是妳的哥哥。」柳風寒雙手
緊扣,盯著柳璃玥。

  「哥哥?」她蹙著眉,「你是不是搞錯了?我是在孤兒院長大的。」

  「我知道妳很難相信,可是,」他深吸一口氣,抓出他藏在衣服中的
項鍊,鍊子上掛著一只戒指,「看到這個,妳應該相信了吧。」

  柳璃玥瞪大眼睛,那東西......是她被拋棄時,除了姓名卡外的唯一
一樣東西,那時候,院長說姓名卡上還有幾行字......
『名:柳璃玥,
在十三年後,柳家將會前來將女兒領走。』

  「除了姓名卡外唯一留給妳的,是媽媽用我們的生辰八字配的戒指,
柳家每一代的子孫都有,」他頓了頓,繼續說道:「當年柳家被黑家大
屠殺,整個家族只剩下被媽媽護送到孤兒院長大的妳和在血泊苟延殘喘
的我,那群人叫我好好記住那時的恨,之後,我被送到媽媽的娘家,直
到十五歲時,我開始找尋和我相依為命的妹妹。」

  「為什麼......?」柳璃玥緊握著手,聲音顫抖著,「為什麼黑家的
人要殺了我們家的人?為什麼媽媽要把我送進孤兒院?」

  柳風寒看了她好一陣子後,說:「在上古時代開始,我們柳家和黑家
一直都是敵人,每一個時代,幾乎都會有像這樣大規模的屠殺,柳家會
手下留情,可惜黑家不會,這種大規模的屠殺總是被壓下,為了不讓柳
家絕後,柳家再新一代的子孫出生時會附上姓名卡及帶有生辰八字的戒
指,以便以會相認。」

  「上古時代?是什麼樣的事情有這麼大的恨,可以延續這麼多年?」

  「說了妳可能不信,我們柳家和黑家都是天師家族,歷代都在降妖除
魔,在那個時代,黑家的人被魔物誘導,從此誤入歧途,為了消滅所有
作亂的魔物,我們被迫一同消滅黑家,而他們為了自己的族群,歷代殺
了我們柳家。」柳風寒喝了一口水,視線落在她身上。

  「那我們?」她說話開始哽咽,一下子,以為自己有父母可以陪、可
以愛的希望,頓時化為泡影。

  「我也不知道,黑家的會將所有柳家的人殺掉,妳活下來是因為媽媽
將妳送進孤兒院,而我,我就不明白他們為何要留我活口。」他淡淡說
著,「現在,妳願意相信我是妳哥哥了嗎?」

  「我相信,可是,孤兒院呢?」她抹了一把眼淚,眼神堅定的說道。

  「我已經幫妳辦好領養手續,回去後,妳只要把東西收拾好,就可以
搬回我們家了。」他微微一笑。

  「那個......哥、哥哥?」她喊了聲,只見柳風寒渾身一顫,慢慢的
轉過頭,微笑著望著她。

  「什麼?」哎呀!他的寶貝妹妹竟然直接喊他哥欸!

  「......外面那個兇神惡煞的人是誰?」

  「不要緊,他面惡心善、外表粗之大葉,內心可是比女人還女人!更
別說膽子了!他就連看到小強都會尖叫喔!」他笑死了,心情好得不得
了阿!

  「......柳少爺,我還在阿,還有,上次那隻小強是聆矽用仙界的藥
餵大的,任誰都會怕吧!更別說牠的身體半徑有50公分欸!」藐莧面色
鐵青的說著,可惜的是,柳大少爺已經和他的寶貝妹妹去辦出院。

  「藐莧,將車子停好後,幫我辦一下入房手續,再來找我。」柳風寒
一說完,便和妹妹一起走入飯店。

  「哥,藐莧到底是誰?也是柳家的人嗎?」柳璃玥拉著哥哥的手,問
著。「他剛才好像還提到一個叫聆矽的人,那個人又是誰?」

  「藐莧不是柳家的人,他是......仙界的人,至於詳細的狀況我無法
說清楚,硬要說的話,他和我們上古時代的柳家有淵源,一代又一代的
服侍著柳家的人。」他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

  「他一定很難過吧,比起人類短短的一生,那種永遠不會死的一生,
看著許多的生死離別,就算愛上了一個人,可是對他們來說,一眨眼,
那個人就已經年邁老去,死亡、並且再度投胎,想找,可是也可能在找
到後再度傷心的看著愛人死去對吧......。」閉上眼,彷彿就能看見那
種悲苦的離別。

  「這也沒辦法,其實,早在幾萬年前,就有仙界的人愛上人類,並且
死亡離別,至此以後,仙界訂下規矩,仙界的人不能愛上人類,一但愛
上,即是觸法,而觸法之人,必須處以死刑,因此,仙界的人在也不敢
接近人類,直到有一個仙界的人為了報答恩情,而服侍人類,才變成現
在這樣,至於聆矽......她也是仙界的人。」柳風寒長嘆一聲。

  走著走著,終於,從地下停車場走到飯店門口,一眼望過去,就見楓
舞蝶和于晉傑正在練舞。

  柳風寒立刻蹙緊了眉,指著楓舞蝶問妹妹她是什麼人。楓舞蝶是一個
在舞蹈界大有名氣的小女孩,因為被父母遺棄,而對所謂的「家庭」兩
個字非常討厭,為了得到「舞后」這封號,而努力練習,個性很開朗堅
強,也會一點劍術,和五班的耶宇非常恩愛,擁有很多舞蹈獎盃。

  「是嗎......,不曉得是故意還是無心的阿墮天使......。」他瞇起
眼,低聲說著,柳璃玥抬起頭,她剛才似乎聽到......墮天使?

  柳風寒再度指著另一個和楓舞蝶一起跳舞的男孩。

  于晉傑是這家飯店的董事長,因為父母去世,所以從小到大都是由他
阿姨扶養,跟舞蝶一樣都很喜歡跳舞。

  「嗯......」柳風寒瞥了一眼柳璃玥,並將手擺在她眼前,遮住她所
有的視線,「璃玥,閉上眼睛,要不然妳會瞎掉。」她疑惑,卻還是閉
上了眼睛,接著,她聽見他唸了一長串聽不懂得語言,便將手移開,說
可以睜開眼了。

  睜眼,她怔了怔,往飯店內部看去,一大堆殘破不堪的幽魂正遊走著
,有的甚至趴在旅客身上,令旅客不斷的捶肩膀。

  「看見了嗎?」柳風寒輕鬆的說著,「那些『東西』是我們家必須清
除的,除魔,就是除它們。」

  「好了,妳現在往......正在跳舞的那個女生那裡看,我讓妳看個有
趣的東西。」柳風寒則是東瞧西瞧不知道在找什麼。

  「什麼有趣的東西?他們跳舞我知道很好看阿。」她歪著頭,只是跳
舞有什麼大不了?她哥難道沒看過這麼棒的舞蹈?

  「乖,聽哥哥的話,妳看著。」柳風寒抓了一隻路過的漂浮靈,直直
往舞蝶身上丟。

  柳璃玥不可思議的望著他,這樣做,舞蝶會!柳風寒卻要她噤聲看著
就對了,那隻漂浮靈不偏不倚正好丟中在跳舞的舞蝶,那漂浮靈才接近
舞蝶的30CM處,竟然慘叫一聲,化為光點消失。

  她看的一愣一愣的,怎麼會這樣?

  「這、這是怎麼......回事?」她指著舞蝶,「怎麼會消失了?為什
麼?」

  「我就知道......。」柳風寒雙手抱胸,看著舞蝶,「Purify,淨化
她的舞有種力量可以淨化他們。」

  「舞蝶真厲害!」她忍不住的拍起手來,柳風寒苦笑,畢竟那女孩是
『那個人』的孩子,這樣的力量,已經算少了,要是全部覺醒,只怕她
將人類全殺光,造成2012的早到,可是,他瞟了眼璃玥,如果是妳,說
不定可以阻止她......。

  拍手的聲音引來注意,正在的跳舞的楓舞蝶和于晉傑也轉過頭來看。

  「小玥!」一看見好友歸返,興奮的衝上前抱住她,「妳沒事吧?妳
那個時候受了好重的傷!血流得好多喔!幸好妳沒事!」

  「嗯......我沒事,」她輕輕的拍著舞蝶的背,「只是被妳這麼一抱
不知道還有沒有事......。」

  「阿......太大力了!」舞蝶趕緊鬆開手,深怕她的好友被她害的再
度進醫院......。

  「舞蝶!」門外傳來瞭亮的嗓音,舞蝶一聽見聲音,拉著好友往門口
去。

  「耶宇,你贏了嗎?」舞蝶一邊奔去,一邊喊著。

  柳風寒退到一旁,讓出一條路,讓妹妹去處理自己的事吧!于晉傑緩
慢的走向柳風寒,他知道,這個男人可以幫他,柳風寒冷冷的看著他和
他後面那一隻,心想,這個人一定有鬼壓床的症狀。

  「你想幹麻?」柳風寒突然想到一個可能,「喂,你要追我妹的話,
們都沒有喔!」

  「不是不是!」于晉傑趕緊解釋,卻又不知道他會不會幫自己,「你
可以幫我一個忙嗎?」

  「什麼忙?」柳風寒冷冷的瞥著于晉傑,他其實一點都不想幫,要不
是這傢伙是他妹的同學,他才不幫。

  「就是......,我背上的......咳咳,那一隻。」于晉傑低聲的說著
,深怕被人聽見後,被人當神經病。

  「喔?你看得見阿?」柳風寒挑眉,于晉傑望著他,猛點頭,令人沒
想到的,是柳風寒瞬間變調的臉色,「滾,別逼我出馬。」

  『人類也想跟我搶獵物,哼!』那隻鬼嗤之以鼻的笑了笑。

  柳風寒「嘖」了一聲,將手擺到嘴前,用牙齒咬破手指,讓鮮紅的血
流出,那鬼一聞到那血的味道,氣勢立刻弱了下來,顫抖著聲音問他:
『柳,你姓柳吧!不可能阿......幾十年前柳家就!』

  「我倖存下來了。」他冷笑,「別怪我沒手下留情,快滾吧!」

  那鬼立刻隱默在空氣中,于晉傑鬆了一口氣,正想道謝,便被柳風寒
打斷,「你八字很輕,容易被鬼纏,最好......你是基督教嘛,記得去
找神父問解決方法。」

  「等等!」柳風寒停下,冷冷的望著他。「你就是那種,收錢專門降
妖除魔的,」他吞了吞口水,說:「天師對吧!」

  「然後?」

  「可以......收我為徒嗎?」

  柳風寒說了句:「不行。」說完,他立刻往門外走出去。

  于晉傑呆在原地,回過神,便馬上追過去,邊跑邊在心底大喊,等等
阿!不收我為徒先別提,你只幫我消了一隻,後面那一大群要怎麼辦啊
啊啊──!

  「舞蝶!」耶宇笑著看著飛奔而來的舞蝶,「有沒有這麼想我阿?」

  「胡說!」楓舞蝶紅著臉打了一下耶宇,「說到底,你到底是贏了還是
輸了阿?」

  「這個......,」耶宇低下頭,似乎很悲傷的樣子......,令她非常擔
心,「這個......贏了!」

  「耶!太棒了!就知道你行!」她激動的抱著耶宇,惹得他臉紅,而他
的朋友則在一旁吹口哨,逼得耶宇邊打邊追。

  「呵呵......,」她望著走回來的耶宇,她都知道,耶宇這麼做都只因
為他‧害‧羞拉。「打完啦!」

  「他們太、太白痴了!」耶於把臉撇向另一邊,「要不然我也不會打他
們......。」

  「好好好!阿,這是我朋友,柳璃玥,」楓舞蝶將柳璃玥簡單的介紹給
耶宇認識,「璃玥,他是我男朋友,耶宇。」

  「妳......。」剛準備向舞蝶的好友打招呼的耶宇,看著璃玥時,頓時
傻掉,不是因為璃玥太美,而是璃玥身上的黑色霧氣。

  「耶宇?」舞蝶擔心的問著,她會擔心不是沒理由的,因為耶宇的臉色
越來越差,「怎麼了?不舒服嗎?」

  「耶宇!」耀鴻跑過來觀看,耶宇的臉色真的不太好......。「怎麼了
嗎?」

  因為太大聲而讓所有人都轉過頭來,也沒發生什麼,大家抱著這樣的心
態離去,而璃玥只是僵在原地,自從從醫院離開後,她就越來越敏感了,
似乎可以清清楚楚感覺到他們正盯著自己,彷彿盯著美味的獵物一般。



我承認,我很混,終於啊~~~第一章快完了!恭喜我吧~~~

太陽穴跟我抗議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塵 的頭像
莫塵

莫氏小說-莫塵

莫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