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點鐘,一台一台的遊覽車蓄勢待發的準備啟動,六年級的學生準備要去畢旅,只是這次非常奇特的是要去五天四夜,聽說是飯店特別邀請的,連校長都不知道為什麼。

  「好,請各位同學坐好,老師要點名了。」賴老師一個一個的點名,「二、四、六、八......。」

   班上的同學根本沒再聽,只是自顧自的講著話,只有一個人沒講話,但她也沒再聽,她叫柳璃玥,老是考前十名,非班上眼中釘,非老師眼中釘,是個品學兼優......更正,她偶爾會嗆別班的人。

  「好,全部到齊,司機先生,可以開車了。」老師的獅子吼,將大家的耳摸都快震破了。

   遊覽車搖搖晃晃的出發,班上某幾位同學還一直「哇」的叫,女生們聚在一起聊天,只能說學校財力巨大,還是閒錢太多?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這台遊覽車上......,四個人的位子是相對的,四個座位中間還有一個小桌子,學校到底哪來的錢啊!?

  「璃玥,妳在看什麼啊?」一位女同學靠近璃玥身邊,「窗外......有什麼東西吸引妳嗎?」

   女同學名為林羿信,雖然坐不同的位置,卻依舊很有膽的來跟她說話,班上的人都知道,當她看著窗外發呆時,絕不能吵她,敢吵她的人呢......幾乎都沒好下場。

  「恩?沒什麼......。」柳璃玥將眼神收回,她剛剛竟然反常的在發呆!一般來說她都是有事才發呆,今天是貨真價實的放空ing?

  「耶!贏了!」一名塊頭較大的男生高聲喊了起來,「來來來,願賭服輸!彈耳朵十下!」

   男同學名為陳敏昇,塊頭比一般男生大了許多,因此有一個綽號,大胖,但是他自己本身不怎麼喜歡這個綽號,被彈耳朵的男生名為張慶偉,是大胖的小弟。

  「好了,適可而止。」賴老師馬上出來阻止,他可不許學生打架,就算是玩遊戲也一樣。

   賴老師今年四十了,有兩個小孩,有時候有點兇,但卻是好老師,對學生很尊重,不會打學生,不交功課,就讓那名學生爛,以後社會會處罰他等等,都是老師的座右銘。

   上午10點,到了飯店,大家都忙著將自己的行李放入自己的客房中,只是,柳璃玥倒有點後悔來畢旅了,客房床上坐著兩個人,他們各站著一張床,雖然不干她的事,但還是顯得有點尷尬。

  「咳咳,妳們就算感情不好,也不要這樣好嗎?」柳璃玥旁邊的女生出聲制止,「這樣我和璃玥都很難住的很好。」

   出聲的女生,名為劉裕茜,是班上的資優生,但個性很低調,要不是非不得以她才不會管,但是,她很在意一個人,柳璃玥,從第一次看到柳璃玥開始,她就覺得柳璃玥不同,所以很在意。

  「哼,你們不要管不就行了!」令人無法言喻的尖銳女聲,柳璃玥一直在私底下形容,「管這麼多,妳以為妳誰啊!?」

  「我們只不過是想要舒服一點罷了。」柳璃玥第一次開口,但聲音卻冷的令大家發寒。

   剛剛各佔一方的是徐曉文和黃秀嬅,兩個人以前是好朋友,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兩人越來越疏遠,結果後來演變成兩人嗆來嗆去。

   柳璃玥將行李放下,裕茜也是,只剩剛剛被罵的兩人呆愣著,11點半,柳璃玥在客房裡看書,時間到了,會有人打電話過來,突然,鈴聲響起了,柳璃玥接起。

  「到五零九號房來。」電話裡的聲音是賴老師的,可是,為什麼是到五零九號房?柳璃玥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她讓其他三人留在原地,自己去看,走到五零九號房,一股凍澈心扉的寒氣吹來,令她打了個寒顫。

  「老師?賴、賴老師?」柳璃玥遲遲不敢走進去,「您、您在裡、裡面嗎?」

   她鼓起勇氣,走了進去,在她踏了一步時,背後像是有人推了一把一樣,整個人往前傾,就這麼一頭栽進五零九號房,門也「碰」的一聲關起......。

  「痛......好痛!」柳璃玥坐起身,瞥了一眼門口,「咦?門怎麼?怎麼關起來了?」

   她握起門把,可門把卻不聽話的扭不開,柳璃玥倒抽一口氣,很多鬼片都這樣演阿!她使勁的拉,她才不管門有沒有上鎖,她要離開!剛剛那通電話不是賴老師!是別人,可以的,可以出去的!她在心中說服著自己。

  『滴答。』

  「什麼?」她警戒的瞪著浴室,浴室潔白的地板上,湧出了腥紅的血!

  「哇啊──!」她使勁的敲著門,希望有人能聽到,「救命啊!救命阿!我被困在裡面了阿!」

  『哈哈哈......困在這了......。』惡臭傳來,她緩緩的轉過頭,一顆人頭,懸在她面前。

  「赫!妳、妳不要過來啊!」她跌坐在地板,驚恐的瞪著那顆頭,隨後,一雙斷掉的手、腳,都「走」了過來,她心想,那一定是那顆頭的,那身體呢?

   咯咯咯......女鬼笑了起來,彷彿在嘲笑她無法走出五零九號房一般的笑,女鬼的嘴瞬間裂到耳朵,張開大口,準備從腳到頭吃掉她──

  『唰。』當女鬼即將碰上她的那一瞬間,柳璃玥的手鍊射出光芒!

  『嘎啊啊啊啊──!』女鬼大叫,女鬼半掩著毀掉的臉,驚恐的瞪著她,感覺她比女鬼還恐怖一般。

   她鬆了口氣,全身的痠痛令她腿軟,順著門跌坐在地,在她不注意時,背後的門伸出一條條的紅色血管!血管捆住她的手腳,黏稠的血強迫流進她的嘴裡,順著她的嘴,紅色血管伸進身體。

   因為集合時間已到,可是柳璃玥依舊沒有過來,所以賴老師派了學生去找找,可是任何一個學生的回來都是:沒找到。賴老師只好請飯店經理去找,再帶其他學生去逛,和柳璃玥同房的劉裕茜、徐曉文和黃秀嬅都直說,柳璃玥接到一通電話就出去了,可是飯店經理查了她們房裡的通話紀錄,除了賴老師打的之外,沒有其他的了。

  「她是憑空消失喔?」在泳池邊,一群女生圍在一起,「唉唷,她又不是小孩,而且至少我們能到游泳池阿。」

  「是阿!」

   在飯店的頂樓,好幾條不知名物體綑著一個瘦弱的小女孩,女孩純白的棉質上衣已被染紅,女孩沒有掙扎,只是靜靜的等,她的身上,有一道道的刀痕,血不斷的湧出。

   不知名的條狀物突然化為人型,黑色的光乍現,一抹黑影現身,黑影帶著殘虐的笑,一腳將女孩踢下頂樓,女孩直直掉入泳池,激起一大片的水花,泳池的
水在一瞬間染紅。

   下午兩點半,柳璃玥被推出急救室,在剛剛,她不曉得被什麼利器給割到全身都是傷,原本白色的衣服,都被她自己的血染滿,將血清乾淨之後,卻又發現她身上有著大小不依的條痕,背上還有一個腳印。

  「唉......,怎麼接到這麼詭異的案子阿?」一位老警官靜靜的說著,他好不容易要退休了,上面卻又給他接這種案子,他無奈的嘆口氣,「速戰速決吧!」

  「老人家別衝動,小心高血壓。」後頭的年輕員警半開玩笑的說著,他可不希望前面這老頭子在執勤時直接高血壓發作住進醫院。

  「哼,管好自己吧。」老員警走進柳璃玥的病房,坐上訪客倚。

   老員警蹙著眉盯著柳璃玥,她的身上纏滿繃帶,聽說這小女孩被類似水果刀的利器割的全身是傷,有些傷口甚至開始化膿、流出濃血,要是在晚一點送進醫院,可能引發蜂窩性組織炎,甚至送掉小命。

  年輕的員警冷眼看著她身上的繃帶,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和心疼。

  「唉......到底是哪個沒良心的做出這種事......。」老員警嘆息著,他自己當初會念警察學院,只有一個原因,他想保護受虐兒童,如今,看見一個全身上下幾乎都包著繃帶的小孩躺在這,他心中有說不出的痛。

  「我出去一下。」

   年輕的員警丟下這句話就走出病房,直往醫院頂樓走,在頂樓,有個身型壯碩的男子,男子一看見員警,立刻跪下。

  「起來,不要跪,我會折壽。」員警看著湛藍的天空,他覺得心曠神怡。

  「是她?」男子望著員警,慢慢抽出一根菸,點起火,瞥了員警一眼,「真沒想到,竟然傷成那樣。」

  「是阿。」員警低下頭,緩慢的說著,緊緊的握起右拳,「幸好沒有危及到生命,要不然我絕對......會殺了那隻妖孽!」

  「恩,只是我看不出來,」男子若有所思的望著地板,「柳家唯一的絕代子孫之一真的是她?看起來不像,靈氣也只有薄薄一層。」

  「未開通好嗎。」員警瞇起眼,雙手抱胸,「等這件是落幕我會幫她開的。」

  「真妙!竟會惹到冤氣那麼重的鬼......不!是妖。」男子皺了皺眉,這冤魂的戾氣極強,就算飯店位在好風水的地方,也不可能鎮壓的了。

  「算是長輩留給後代的『禮物』吧。」員警嗤之以鼻的笑了笑,將帽子脫下,露出俊容,勾起一抹邪笑。「不過也沒差,能賺錢就好。」

   男子瞥了一眼員警,怎麼連幫妹妹都要收錢......,「唉......」

   不管有什麼可怕的事,儘管來吧!身為柳家後代,這麼點小妖,他降服不了就敗壞柳家的名譽了!

  「唉唷,好可怕喔......,」一個女孩在一旁說著,「小妹妹九死一生,逃不了。」

  「聆矽,你住嘴!」他本來就不喜歡聆矽,更討厭的就是她的預知能力百分之九十九準!雖然差了百分之ㄧ......。

  「藐莧,算了,我們走吧。」員警走向醫院樓梯,在腳要踏出時,他停了下來,「喂,人妖你要不要一起走阿?」

  「什麼!?我才、才不是人妖!胡說八道些什麼!」聆矽大吼大叫的,而藐莧則在一旁偷笑,「你你你你不要笑了!你們!阿阿阿!氣死我了!」

  ★★★★★

  嗯......,我深信一定會有那百分之ㄧ的機會降臨在主角身上的!(謎之音:幹麻說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莫塵 的頭像
莫塵

莫氏小說-莫塵

莫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